爱在春天

发布时间:2016-12-13 21:20 编辑:屋檐下

爱在春天

相信爱情—春

推开柴扉,才知道,昨夜我把冬天关在门外。
昨日的春潮依然在我的房间里。
这时才想起,我的女友,室外一株玉立的草花稠稠的话语。

才想起昨日的上午,皴裂的树身爆出的绿芽,春天的阳光凌空而下,屋檐悬挂的冰凌滴落的是柔软的时光。
这个时候,爱情离我很近,漫过冬天的雪花使我想起爱情在冬天的经历。

春天和爱情,还有匍匐的春风,像没有遮拦的鸟类,无路可逃,舞动不可抗拒的希望。
有这样的阳光和爱情的微笑,风尘下面回家的路,就会在午后呈现。
和春天一起接受阳光,以手加额,我们各乘一支红烛走向爱情深处。


守候爱情-夏

石榴红的时候,天空亮得很早。
晨歌挽着雨露飞翔,浸润绿色的风情。

她是风信子为夏天带来的爱情,漫过粉色的窗子,装点着柴米油盐,崭新的日子斑斓如画。
我们被阳光包围,明朗而热烈,有海浪拍打着潮岸的激涌,又如笑语溢满时光的杯盏。

所有热烈的生长,都拥有明亮的方向。
远处是麦浪起伏,我们相拥在丰收的乐章里,一起升华。


典藏爱情-秋

找一处温馨的角落,收藏起夏的日历,连同一些旧的心情和日子。
把笔凝眸,构思着该怎样为丰收的岁月打烊。苞米的芳香温暖了谁的渴望,豆颊的饱满又收藏了谁的梦想……
于是,对镜梳妆。研读一双沧桑的眸子,收割了什么,又该播种些什么?
阳光的语言,大地的忠诚,所有的成熟籽粒欲言又止,长长的雁阵寄语大地的相思。
遥望丰收,总会握住一些遥远的祝福。
收割爱情,我们沐浴在一种崇高的境界。


抚慰爱情-冬

总有一些轻言和细语,与雪一起纷飞,那是时光的琐碎与日子的叮咛,以花的姿态落下。
一场雪的过程,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
雪落,是雪与大地在恋爱,雪花里有你的妩媚,你的温柔。
春天很快来了,当雪地里生出温暖的炊烟,那是我们互捧着爱情的名字取暖。


罗永良,出生于1983年,《齐鲁文学》杂志社社长、主编,《西部作家》特约编辑。
作品散见于《青年文学》《星星诗刊》《安徽文学》《时代文学》《散文诗》《诗歌月刊》《诗选刊》《天津诗人》《燕京诗刊》《辽宁诗界》《天涯诗刊》《北极光》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莱西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被收入多个年度选本,著有诗集《春天在低处》《在乡间》。现居青岛莱西。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