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洋

发布时间:2017-05-19 20:20 编辑:屋檐下

  一童年伙伴
  
  我的老家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爸爸是这个小山村八十年代里唯一靠读书走出大山的人,而他因为毕业后分配了工作,也是这个传统山村里,唯一只有一个孩子的人。老家村坊邻居有个90年出生的姑娘洋洋,长得美,自小和我有着不解之缘。
  
  可能是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从小没伴儿的我生性内向,不愿和人交流,独独和年纪相仿的洋洋无话不谈。洋洋家里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她生性活泼,常带着我放牛、挖红薯、吊青蛙、捉河虾,是孤僻的我寒暑假里的唯一玩伴,成了我童年里一道缤纷的色彩。
  
  村里年纪相仿的人都早早成了婚,除了我,除了她。我按部就班地读了高中、读了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异乡挣扎着养活自己,无暇顾及个人问题。可洋洋呢?天生丽质又活泼可爱的她,小时候就有不少男孩子喜欢,可因为家里孩子多,她早早就离开了校园。初中毕业后她就去了酒店做服务员,刚工作时发给我穿着工作服的照片,看起来清秀干练,让我这个女孩子都有些心动。可不知为什么,到如今她还一直没有结婚。在这“奔三”的路途中,还有这个儿时伙伴“凑巧”的陪伴,也算是给我的心理安慰。随着年龄增长,我和洋洋的联系越来越少,但还是经常能从老家村坊口中听到洋洋的消息:她又给家里寄了好多钱。这个小时候除了家庭条件以外,一切都比我优秀的小伙伴,在长大以后,依旧给了我不少无形的压力。
  
  二“男朋友”
  
  除了时常给家里寄很多钱以外,洋洋家的土坯房也早已大变样。先是推倒换了一幢红砖房,然后加了一层、两层,到如今,她家的老房子已经从一幢孤零零的土坯房,变成了三层的砖混结构楼房,外加一个精致的院子。而我呢?大学毕业以后一直留在外地,过着看起来精致的白领生活,勉强养活着自己,从没有多余的钱能寄回家用。这些年来,回老家这许多次,我从来没见过洋洋,没去她家的小院子坐坐。
  
  记得七八年前,我还在读大学,有一次暑假回老家,看到村口赫然停着一辆白色奥迪A8。在这个还相对落后的小山村,这无疑是个大新闻。我急急忙忙跑回老屋问家里人,他们却都吞吞吐吐,说这车是洋洋的。我简直开心无比,由衷为这个儿时小伙伴感到高兴。可亲人的吞吞吐吐却让我心中生疑。就在当天,洋洋家热闹非凡,村里好多人都跑过去看热闹。她家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还跟着一个小伙子帮他撑伞拿包。这是……村里人细碎的流言也偶尔让我听见一二,都说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洋洋的“男朋友”。我简直不敢想,我不愿相信,更不敢去她家张望。
  
  后来这些年,每到过年回老家,我总能在村口看到一辆更高端的豪车。先是奔驰、保时捷,后来甚至换了路虎SUV。开始我总觉得奇怪,小小山村哪里来了这样有派头的“大人物”。问得多了,我也就习惯了——这些车都是洋洋的,她的这位有身份的“男朋友”送给她的。
  
  “男朋友”只在七八年前来过小村庄一次,却给洋洋家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这些年我和洋洋联系甚少,但是小山村里关于洋洋的消息可不绝于耳,每次回老家,我准能听到关于洋洋的新消息:房子又翻新了、弟弟找了好工作、没什么文化的弟媳工作给解决了、叔伯家又竞标上了村里的鱼塘……只是洋洋家的这些变化,大概都要归功于她的这位中年“男朋友”。
  
  三真相
  
  几年前一次回老家,我更是听说了一个洋洋的“大新闻”:她辞去了酒店的工作,自己成立了个公司开始单干。公司刚成立第一年,她就把父母接到城里去住了,弟弟妹妹后来好像也跟着“发达”起来,不多久也各自在城里安了家。我实在按捺不住,问老家亲戚,洋洋到底在干什么。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可把我惊着了。
  
  “她早就成了别人的‘二房’了!”
  
  我惊得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是怕你接受不了,我们一直没敢直接告诉你!你以为她们家这些年凭什么盖了新房又换车?她一个才初中毕业的小丫头能有这么大能耐?”
  
  “可是,她不是自己开公司了吗?”我竭力争辩着。
  
  “哼哼,公司是她名义开的,业务可不是她拿的!”
  
  原来,洋洋在酒店当服务员时,有一次接待市里领导开会,那个中年男人是建设局的领导,晚上喝多了,洋洋送他回房间……
  
  此后,中年男人愈发频繁地光顾这家酒店,洋洋也愈发与他走得亲近。洋洋家的老房子,也就是在那几年渐渐变样的。至于那一次这位大领导居然“屈尊”来了小山村,都是洋洋的小姑娘脾气上来了,非要他给自己的父母“一个说法”。于是这位大领导,借着考察土坯房改造,来小山村转了一圈,特意到洋洋家坐了坐。光坐坐当然是不够的,大领导还带来了“扶贫款”。这“扶贫”倒好,点对点,不经过村干部的手。洋洋的父母倒是开心,补助不用被村干部克扣了,村干部还啥都不敢说,自己在村干部面前还能“硬气”了。
  
  再后来,“八项规定”出台,可能是大领导觉得老去酒店不方便,便让洋洋从酒店辞职,自己成立一个建筑公司。大领导给她找了一帮精干的手下里外打点,这几年市里在大搞建设,又顺利地帮她揽了一批工程。就这样,公司刚成立一年,洋洋不仅自己家搬出了小山村,还带着自己一家人“脱贫致富”。
  
  刚开始,村里人都眼红。可是到后来,发现眼红也没什么用,“谁叫自己家没一个这样漂亮能干的女儿!”
  
  四风潮
  
  洋洋的公司才红红火火运作一两年,好像就“变了天”。我回老家居然偶尔能见到洋洋也回来看看她年迈又不肯出去外面生活的爷爷,村口看到的车也从牛气的路虎,变成了常见的大众。我总是躲着洋洋,我不想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可亲戚们总有意无意说起村子里关于洋洋的闲言碎语。
  
  洋洋的生活没从前好过了。中央派来了巡视组,“盘踞”在省里多年的“大老虎”被查出有问题。村子里的人传说,洋洋的大领导“男朋友”这些年没少给“大老虎”送好处,面对巡视组的频繁到来,大概也是胆战心惊,收起了锋芒。各个企业不再争着给他输送利益,洋洋的公司运作自然越来越不景气,从刚开始几乎承包了遍布乡镇的道路改造工程、街面亮化工程,到现在几乎不敢再承包新工程。住在洋洋家屋后的村坊,和洋洋家素来不和,加上近年洋洋家的“不正常致富”,更是抓住这个机会踊跃举报去了。我呢,听到这些不绝于耳关于洋洋的传言,也只能唏嘘,儿时单纯天真的玩伴,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吧。
  
  有一天,妈妈打电话来:“你的好朋友出事了!”
  
  我心里猛地一惊。该来的还是来了。
  
  听说那天下着雨,村子里来了一辆警车,几个穿制服的人从洋洋的爷爷家把她带走了。老人家看到这架势,倒是没受惊吓,只是哭得很伤心,谁都劝不住。
  
  没多久,洋洋一向身体硬朗的爷爷忽然病得卧床不起,洋洋的父母急急忙忙回了老家。可听说村坊一直没再见着洋洋回去。我心急如焚,却也不敢再联系这个记忆里天真活泼的伙伴,或许我更是不愿意知道关于她的新消息。
  
  我怕那是坏消息。
  
  又过了几个月,一天中午,我例行地刷着手机APP推送,一条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市建设局局长林某某一审被判13年”。我点开新闻,庭审照片中那个中年男人,我见过!那分明是洋洋的“男朋友”!“某某洋为股东的****公司在林某某的关照下,先后获得开发多个项目工程。”行贿、受贿。而关于洋洋的新闻在这条新闻的“相关新闻”里,“特定关系人受贿罪”。
  
  我呆若木鸡。洋洋的名字,居然以这种方式,和她的“男朋友”写在了一起。老家的小山村,这会儿大概人声鼎沸,洋洋的传奇终将在这场反腐风潮里,黯然平息。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