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妈妈

发布时间:2017-05-15 09:20 编辑:屋檐下

文/花汐颜
大冰微博上,有一条置顶的微博:故事长满天涯,包括你和你的故乡。读起来,那么深情感动。感念时分,会不觉在心里接上一句:那个叫故乡的地方,有母亲……

—— 前言


(一)婆婆

我出生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走过纯真童年,走过懵懂少年,走过绚烂青春,直到成家、立业,我都是在这里生活。数十载风雨经历,记忆里,满满的都是对这个小镇和亲朋的依恋。

关于姻缘,仿佛早有命定。我的家在我不到十岁时候,就搬到了先生家附近;每次出门,都必须经过他家门前。从此,便开始了我们一生的缘分。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是小学时隔墙邻班的校友,也是中学时代前后座的同学。一直觉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个词,刚好说的是我们。

婆婆家和母亲家两大姓氏,从山东老家就有延续下来的辈份关系;年龄上来说,婆婆家比我家大了整整一个辈份。自小,我就叫公公婆婆三爷爷、三奶奶,叫先生的两个哥哥大叔、二叔,叫他姐姐们姑姑。到先生这里,因为我们一起长大,又是校友,自然是叫不出口的。幽默风趣的先生,至今还常常让我叫他“小叔叔”我知道,那是一种宠溺。

我和先生之所以能够结为百年之好,最大的原因,是源于婆婆是个好女人。婆婆在镇上是远近闻名的贤妻良母,为人和善、温婉可亲,邻里关系相处的融洽,人缘特别好。婆婆与人说话总是很轻细,温柔善解的性情,说的话也很入耳。怕我远嫁受委屈的母亲,看好先生的和睦家庭,更是看好婆婆的品性,才坚持为我做主,同意了这门婚事。

记得和先生订婚那天,我起的很早。母亲让我去请住在前一条街的奶奶来参加我的订婚宴。走过先生家门口,走到一半的路上,刚好迎面遇见婆婆。我习惯性地说了一句:“三奶奶早!”婆婆听了,笑着嗔怪道:“这孩子!怎么还叫三奶奶,一会该叫妈了!”我一下羞红了脸,转身逃掉了。

结婚以后,我和先生就开始了拼搏。那些风里雨里奔波的日子,很辛苦。我们和婆婆同住一栋房子,婆婆在东面,我们在西面。婆婆心疼我们,问我要了好几次房门钥匙,说要给我们点炉灶,让我们回来有个暖和屋子。开始我坚持不给,真心不想让老人受累。最后婆婆急了,数落了先生半天,我见实在坚持不过了,就把钥匙给了婆婆。从那以后,我们每天回家都有暖暖和和的屋子等着。

婆婆还每天给我们做饭,叫我们过去吃。我觉得婆婆太辛苦,不好意思去吃,到家了就自己做。婆婆一趟趟过来喊,见我们不听话,就派来俨然老太爷一般的公公出面,一家之主的公公一声令下,我们不得不听。就这样,我们奔波多少年,婆婆就热汤热水地照顾了我们多少年。虽说当时生活辛劳,但有婆婆的温暖照顾,一点都不觉得苦。反而,我和先生都感觉很幸福。

结婚这些年来,我和婆婆从未红过脸,都是和声细语的说话,内心,温暖又亲切。有时候感觉,这份婆媳情胜过母女情。很幸运今生做她的儿媳,感恩一生的母女缘分。婆婆对我极好,她对我的疼惜,也一直很感动。

我在家帮她做家务,逢年过节为家宴和来客忙着做饭的时候,她就一次次去厨房,让我进屋歇一会。姐姐和嫂嫂们都在场,有时先生的小姐姐会吃醋,玩笑说:“妈,你对你小儿媳妇比对你闺女都好!这么多人你只喊她歇会,你怎么不让我歇会!”婆婆回:“你没见吗,她从回来就没闲着……”我只管笑笑,继续做事。

我想,人的命运是早有安排,不管怎样的努力改变,也无法与命运抗争。后来,我还是违背了母亲的初衷,为了事业,我和先生背井离乡,来到远距故乡千里之外的济南。

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一切重头开始的工作生活,难免有一段艰难的过渡时间。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每次打电话给婆婆,说着说着我就会忍不住撒娇似的哭起来。每次婆婆也都会耐心的哄我,安慰我。曾经一度,我感觉心里委屈了就打电话给婆婆,婆婆陪我聊天,说些宽慰的话,情绪会好很多。慢慢的,随着时间的变化,陌生的环境和人群都变得熟悉而亲和,我的一颗心也安定了下来。每次回想,很感激婆婆电话那端温柔宽心的话语,扶持着我度过人生中那段最煎熬的日子。

婆婆生养了六个儿女,一个个抚养成人,又操持他们成家立室,可谓含辛茹苦、费尽心思。婆婆一辈子,都是为儿女活的,真的很不容易!那瘦弱微含的身躯,如一支蜡烛,一滴滴燃尽自身的光热。她是个温慈的女人,她是个伟大的母亲!

四年前,公公去世,留下婆婆身单影只地守着老房子。孝顺的哥哥们想让婆婆和他们一起生活,可婆婆不同意,坚持要一个人过。我深深懂得,她也是为了让我们几个在外地的子女,能有个奔望的家。这么多年,婆婆,是那个家的感动与守望。

去年开始,电话里发现婆婆耳朵听力不太好了,要提高嗓门和她说话,她才能听清楚。我心里很着急,就给婆婆在网上买了耳机寄回去。可哥哥说,婆婆怎么都不肯戴,说是觉得不好看,怕让人笑话。

前几天,先生的二姐打电话,说婆婆今年的状态不如往年。不爱出门,还总爱睡觉,明显的精神头不行了。我听了很难过,和老公哭了好半天。这两年,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忧虑,很担心家里老人们的身体。

而今,我们在这里的生活也稳定了,不像头些年那样,心都是飘着的,更无法顾及老人。我和先生商量,等我们过年回家,就把婆婆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先生也十分赞成,但他担心孝顺的哥嫂们不会同意。一则婆婆年纪大,怕经不起折腾;再则除了我们和小姐姐所有儿女都在东北,也怕婆婆舍不得离开。

这些年,我一直心怀歉疚,公公婆婆照顾了我们好几年,可他们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们却不在身边。公公走了,那份遗憾永远都无法弥补,唯有寄望,对婆婆尚有微薄报还的机会。在她的有生之年,能做到的,尽力去周全吧!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