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起天涯咫尺心情日记随笔

发布时间:2016-07-02 02:13 编辑:屋檐下

原来,最容易拥有的,竟然也是最容易失去的,一念起,天涯咫尺,想不到,在他生命中曾昙花一现的美好,就在指尖悄无声息的滑过!轻狂的爱情,犹如那雨打的花瓣,掺着幸福,更夹着难言的伤痛。

大三那年的署假,尚吉带着铁哥们于海回了四川老家平乐。于海是自小长在城市里的一富二代,长这大都从来没有去过农村,这一路上对小镇上的一切都颇感新鲜,八婆得像个女人。一念起天涯咫尺跟着尚吉屁颠屁颠的在有水牛的河里扎猛子,不想却因此皮肤过敏,满身的红疙瘩痒得他敖敖直叫,当天晚上尚吉就把他带上镇上唯一的卫生所打过敏针。

一进卫生所,四下打量开来,淡淡的消毒水味在空气里弥散开来,还算是个干净的地方,只是医生护士不知所踪。于海一屁股坐在了高脚凳上,大声囔囔起来:“医生!医生哪去了!”尚吉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稍安勿燥,径直上了二楼的值班室,等再回来时,他的身后多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护士。

于海眼睛都直了,只见此女眉目间流露出一丝温婉气息,肤白如雪,一头乌黑的长发更是衬托得她那张漂亮的脸孔清秀无比。望着她那张不施粉黛却素雅洁净的脸,阅尽了都市美女的于海内心不禁又翻腾了起来。被两个年轻的陌生小伙盯来盯去的,女孩不由自主的把口罩拉到了脸上,仅管这样,也没能盖住那两片已经飞上脸颊的红云。尚吉也愣住了,他的脑海里竟冒出一这样的诗句:“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

于海坏坏的对尚吉笑着说:“运气还真不错,在一美女面前脱裤子。”尚吉赶紧掐了他一下,于海平时就是个看到美女不但迈不动腿,还要顺时的调侃上几句的主,这要在以前,尚吉也习以为常,然而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于海的话此刻听起来特别的便扭。

糟糕的是,那美女护士似乎也听到了,一时间小脸憋得更红了,她把针管往消毒盘里一丢瞪了瞪他们二人说不打了,任凭尚吉说破了天,她也不肯妥协。这时,于海也怒了,一向自持着风流倜傥外表,家族更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名企,想要哪个女孩还没有过不肯上钩的。他略带威胁的对女孩喊道:“今天这针还就只能你打,我还就不信了,打个针你还挑人啊?再不打信不信我投诉你?看你还能不能当这个护士了!”

眼瞅着女孩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转,尚吉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推了于海一下:“你小子有完没完了?再闹你就滚蛋!”一边还拉了个老护士过来,说:“大姐,你给他打,挑那最粗的针头,疼死他算了!”

言毕,在场的气氛立刻缓解了下来,最后还是老护士给于海打了一针,小姑娘只是躲在了一边。出了卫生所,于海斜眼瞪了瞪尚吉,毫不留情的耻笑尚吉,竟然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奚落自己的铁哥们,着实是个重色轻友的主。尚吉摸了摸后脑勺,暗下思肘,也有点不太理解自己今天的行为,和于海认识几年了,一直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从来也没有对他说过这么难听的话,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本来于海要呆满一个月的假期才离开的,结果两天后他就先走了,说是怕小镇的医疗落后,留下什么后遗症。尚吉却知道,他不过是对小镇的单调失去了最初的热情,开始怀念城市的喧哗了。

送走了于海,尚吉就直奔了卫生所,他想亲自再去给女孩道个歉。在卫生所外挂的职员榜上,他很快找到了女孩的照片,原来,她叫沈梦琪。径自走到那天的小房间,他坐到了沈梦琪的对面。然而对于他的道歉,沈梦琪竟然丝毫不领情,只是偶尔抬头看他一眼,爱理不理的。尚吉自觉很无趣,走到她身边轻声说了句:“我说,那天我没把你怎么样吧?你怎么不知好歹呀?”

摘下口罩,沈梦琪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和他那种人鬼混在一起,你又会好到哪里去啊?”尚吉哑然,一时半会还找不到什么词来反驳她。想了想,他编起了瞎话,告诉她于海不过是他的普通同学,连好朋友都算不上。不曾想,沈梦琪笑了,看着尚吉貌似真诚的眼神,天真的小姑娘竟是无条件的信了,尚吉向来说谎不用打草稿,属于那种连眼睛都不会眨的,这点小伎俩沈梦琪竟是轻易就上套了。

自此,尚吉一有机会就溜到卫生所来找沈梦琪,小镇上的病人不多,更多的时候他们俩都是坐在挨着窗口的椅子上闲聊着,偶尔有病人打针,他就站到一边安静的看着她。

沈梦琪是个工作很负责的女孩,大白口罩盖着她的大半张脸,只露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专注的打着针,结束的时候,她会回头看着尚吉微笑。在那一刻,尚吉终于体会到了真正的回哞一笑百媚生。他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幸福扑面而来。

一天的黄昏,沈梦琪如约来到卫生所尽头的小溪旁,尚吉早早的就等在了那里。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两个人背靠背的有一搭无一搭的聊了起来。

沈梦琪轻叹了口气,她告诉尚吉她其实很不喜欢护士这个职业。尚吉反问为什么?她转过身来,看了看尚吉的脸,说她其实很喜欢写作。看着她迷茫的眼睛,尚吉想也没多想随口就说:“那为什么不写呢?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坚持下去你一定会成功的!”

“真的吗?”

“嗯,当然是真的了!”

其实,沈梦琪究竟会不会写作他上哪知道?他只不过是不想扫了沈梦琪的兴,更不想打击她的梦想。他见过太多爱做文字梦的女孩,最终也只是一场梦而已,真正又有几个幸运儿最后能梦想成真?谁知道!他只享受此时此刻和沈梦琪在一起的幸福。沈梦琪终究是个单纯的女孩,她相信尚吉说的每一句话,因为他是镇上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

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日子过得真快,转眼署假即将结束,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尚吉很想吻沈梦琪,又怕吓着她只好作罢,不舍的对沈梦琪说你有时间就来省城吧。沈梦琪把头埋在他的胸前,轻声对他说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时光荏苒,转眼过了小半年,沈梦琪终是没能去省城找尚吉。最早尚吉还一直想着她,盼着盼着他也就想通了。他是小镇上数一数二的大学生,而沈梦琪只是一个镇卫生所的小护士,他们的爱情根本就注定了不会有结局。

尚吉的生活又回到了常态,成天的和于海鬼混在一起,一起泡马子,偶尔逃课出去打通宵电玩,他一直就算不上什么好学生,偶尔想起和沈梦琪说自己和于海不是一类人,他笑了笑,不是才怪呢!

他的生活就这般,一个女朋友又一个女朋友的换着,忙得连春节都没回小镇,沈梦琪那美好的笑容却是一天天的淡了。一念起天涯咫尺

直到有一年的春天,尚吉有了一件麻烦事,有个一起混着玩的女孩怀孕了,为了避人耳目,尚吉没敢去大医院,只带女孩去了个路边的诊所。处理完之后,没想到女孩有点发烧,需要打上几天点滴,他怕天天带女孩上诊所会引人怀疑,就叫了上门服务。只是真的没想到,这个上门来打点滴的女孩,竟然是沈梦琪!

在门口相遇的那一刻,尚吉倍感尴尬,如果他知道会这样和沈梦琪重逢,他宁可一辈子不见她。

点滴终于打完了,尚吉起身送沈梦琪,他想解释点什么,却有点无从开口。沈梦琪先说话了:“真是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许久不见,我快要不认识你了,就好像小镇上那个男孩是另外一个人!”

尚吉沉默了,这样的重逢,真的是让他很惭愧。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沈梦琪在他走后不久,就辞职离开了卫生所,目前在那家小诊所打零工,靠着上门打点滴过生活,业余时间却全部用在了写文章上,不定期的也会给当地的杂志投稿。

了解到的这一切,让尚吉的心渐渐的不安起来。小镇的生活虽然不比城市,好歹也是有编制的,虽然不一定大富大贵,却也是有诸多保障的。以沈梦琪在小镇的出色条件完完全全可以嫁个好人家,可是她放弃了,却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难道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这样的疑惑,直到他看到省报上沈梦琪的一篇随笔才如梦初醒。读着她的文字,尚吉的思绪也被带回了他和沈梦琪在一起的日子:“从卫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小镇的卫生所,日复一日接触的都是消毒水,还有那清一色的病号,日子枯燥得像白开水一般。总喜欢一个人在下了班后,去到镇里唯一的溪流旁,坐在光滑的大石头上,看着远在天边的夕阳一点点消失,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一种荒凉感涌上心头,让人暗自感伤。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一个人的出现,他就像一团火,不经意的点亮了我对美好的渴望,照亮了我本已死火般的心。可是当我付出一切代价想靠近他时,才发现关于他的一切,不过只是我的想像。”看到这,尚吉的心再次被刺痛,沈梦琪就这般让他本已平静的心翻腾倒海。

从那一天开始,尚吉切断了一切和女生的交往,也不再和于海天天鬼混,他像换了一个人,每天只是埋头学习,生活也从原来的多姿多彩变成了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和宿舍,而更多的时间,他喜欢坐在校园操场的草地上,望着一成不变的天空发呆。

只是,他的生活里多了另外一个习惯,他一直在晚报上关注着沈梦琪发表的每一篇文章。随着文章的发表率提高,她现在已经成了那家报刊的副社长。尚吉在心底为沈梦琪骄傲,她真是一个奇女子,她真的做到了!

一个夏日炎炎的午后,尚吉偷偷的跑到她所在的报社,想远远的看上她一眼,他真的很想她!像初相识的时候一样,她仍然穿着朴素,只一袭布衣长裙,素面朝天的美不减当年。正当他鼓足勇气想叫她名字的时候,从报社里走出来一个穿白衬衫的年轻俊美的男子,他和沈梦琪一般,也有着一双清澈的双眸,他温和的对沈梦琪笑着,伸出去的右手很自然的握住了沈梦琪的左手,那一刻,尚吉失语了,他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原来,最容易拥有的,竟然也是最容易失去的,在他生命中曾昙花一现的美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永远错过了!

又一个夏日的黄昏,尚吉回到了小镇。他鬼使神差的再次来到当年那条小溪边,坐在了沈梦琪曾经坐过的石头上,他感受着沈梦琪的心情,看同样的夕阳西下,内心却生出一种莫名的悲伤。

毕业后,他没有选择留在省城,于海的老爹在上海开了家分公司,于海让他一起南下打理那家公司。临行前,在省城的老乡给他开了个离别会,沈梦琪也去了。那天晚上的她一改常态,谁给她敬酒她都一干而尽,只一会功夫,她就醉得人事不清了,尚吉把她扶到一边的沙发上休息,她再抑制不住内心的纠结,抱着尚吉小声的抽泣起来。

她告诉尚吉:“我听说了,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当年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清楚?我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想靠近你,你却一点也不在意我对你的看法,你没喜欢过我对吧?你从来就没有在乎过我对吧?你肯定笑话我了,我竟一厢情愿的以为你也爱我。”

抱着沈梦琪,尚吉也忍不住哭了。那个女孩怀孕,确实不是他闯的祸,是于海,可是那个女孩要死要活的想把孩子生下来,把于海吓跑了。临走前他只丢给尚吉五千块钱请他帮忙善后。当年打完点滴送沈梦琪出门时他是想解释来着,可是沈梦琪当时的那句话让他看清了自己的本质,他原本也配不上她的纯洁和美好。

沈梦琪说得对,在小镇上与她初相遇的自己不过是个伪装,自己比于海真的好不到哪去。只不过他生性谨慎,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麻烦罢了。沈梦琪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孩儿,他真的配不上她。所以,他不敢再靠近她,他怕自己的玩世不恭终会伤着她。

或许,此生他只能一个人,在安静的角落注视着她,默默的祝福她一切安好!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vipyl.com 负责整理首发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