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笔记(五).作者:程汝明

发布时间:2017-02-27 22:00 编辑:屋檐下

  读诗笔记(五)。作者:程汝明

  一个杰出的诗人,他的诗,均有其生命的“胎记”,这个“胎记”,就是对“独特意象”的高度敏感与有效掌控,并使其,融入自己的艺术生命。这,除了诗人天才基因外,还得力于,其后天的阅历、经历,及美学提升。

  在当代中国女性诗人中,谁能与路也比肩?只有路也,也只有路也,以其诗的手指,抚摸万物,万物,旋即开出,奇异、灵性的花——

  农历十五,月亮在她的排卵期

  无比饱满

  ——路也《月出东山》

  风开始变硬,前来辞行

  半山腰传来三两声狗吠,把暮霭咬出一个小洞

  ——路也。《山中欲雨》

  一只蚕伏在桑叶上,那是它的祖国

  ——路也《江心洲》

  我还来得及生育

  来得及像种植一畦豌豆那样

  把儿女养大

  ——路也《江心洲》

  我跟随着你。我不看你

  也知道你的辽阔

  风吹过山下的红屋顶

  仰望天空,横贯南北的白色雾线

  那是一架飞机的苦闷

  ——路也。《山上》

  独特的意象,有其独特美丽的家园……让我们,再读一读《木梳》吧,感受路也,感受这位杰出的女性诗人,带给我们的天才、美丽诗篇——

  我带上一把木梳去看你

  在年少轻狂的南风里

  去那个有你的省,那座东经118度北纬32度的城

  我没有百宝箱,只有这把桃花心木梳子

  梳理闲愁和微微的偏头疼

  在那里,我要你给我起个小名

  依照那些遍种的植物来称呼我:

  梅花、桂子、茉莉、枫杨或者菱角都行

  她们是我的姐妹,前世的乡愁

  我们临水而居

  身边的那条江叫扬子,那条河叫运河

  还有一个叫瓜洲的渡口

  我们在雕花木窗下

  吃莼菜和鲈鱼,喝碧螺春与糯米酒

  写出使洛阳纸贵的诗

  在棋盘上谈论人生

  用一把轻摇的丝绸扇子送走恩怨情仇

  我常常想就这样回到古代,进入水墨山水

  过一种名叫沁园春或如梦令的幸福生活

  我是你云鬓轻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断了仕途的官人

  ——路也。《木梳》

  。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