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发布时间:2017-01-11 14:00 编辑:屋檐下

故事
 一
“嘿,思语,明天我过生日,恰好周末,晚上过来玩吧....”,思语点头
“大炮啊,你明天也过来玩吧.......”大炮也点点头
梁静文逢人就说起这个事,特别是在同一个厂区且在同一个工作室的人,大家听着,也只是点点头,一句话不说。待梁静文下班离去,几个伙子就凑在一起谈论着梁静文明天生日的事
“就他那样,还过生日,切....”
“傻不拉几的,还逢人就说.....”
“你看小荣,人家都不太搭理他,还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跟人家说....”
几番谈论,谁都打定主意不去,恰好,慕容过来了,遇到梁静文,梁静文拉着慕容,认认真真,开开心心的说着明天要过生日的事,慕容笑着说好,梁静文很满意的点头离去。慕容,刚来这个产区上班,对很多人、很多事都不太了解,只是模模糊糊记得几个同事的名字,梁静文就是其中之一。慕容回到宿舍,就听到大家讨论这个事,听得不明不白,只是敢肯定,他们是不去的,慕容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
“慕容啊,梁静文跟你说他要过生日的事了吧!”大炮看着慕容说道,这一问,宿舍几个人也一起望着慕容,慕容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要去吗?”
“不知道,看吧,你们了...”
慕容这一问,反倒诡异起来,大家也不说话,也不议论,各自忙活起来,慕容看着,也不过问,毕竟刚来,不了解他们,要是说错了话,那可不好相处,便安安静静的回到床上。翌日,太阳高高悬着,周末的宿舍的也多了一丝懒意,都静静的睡着,忽然,高山的手机响起,吱吱,几张床同时摇动,几个人直起身子,大炮不紧不慢的拿起手机,开上扩音
“喂,谁啊!..”
“高山,还没睡醒啊,我,梁静文...”
“哦,大哥啊,生日快乐哈..”
“谢谢兄弟,跟你说啊,今晚你一定要来啊,在你们几个人当中,我最看重你,打心里就认定你是我的兄弟,今晚必须过来一起玩...”
“好嘞,等会你把地址发给我,晚点就来...”
“好,那我挂了..”
挂完电话,慕容看到其他人鄙夷的目光,不一会,大炮手机响起,同样的动作,吱吱,直起身子,大炮不紧不慢的接着电话,开上扩音
“喂,谁啊!..”
“大炮,还没睡醒啊,我,梁静文...”
“哦,大哥啊,生日快乐哈..”
“谢谢兄弟,跟你说啊,今晚你一定要来啊,在你们几个人当中,我最看重你,打心里就认定你是我的兄弟,今晚必须过来一起玩...”
“好嘞,等会你把地址发给我,晚点就来...”
“好,那我挂了”
接下来的几个电话都是如此,唯独慕容没有电话.....
 

“听说没,梁静文好像辞职了,今天都没来..”
“听说了,听他们说,昨天还在食堂抱着腿哭了一会,大晚上的....”
“不,不是食堂,是厂门口的草地上...”
“哪有,不是在宿舍吗?”
“管他的,反正是哭了...”
“就是,你们知道吗?今早他遇到思语,叫思语帮他去主任那里拿签字的辞职报告单,思语以前就不想搭理他,他找她,不是碰一鼻子灰嘛!”
“可不是,我听说,思语还吼了他....”
“你们这是部分,我看到梁静文拉着思语不放,思语才吼他的,当时,人那么多,他们特别显眼,知道的是什么情况,不知道还以为男朋友辞职,女朋友不同意的争吵了”几个人噗嗤笑了起来


“梁静文悄悄的走了,我吃饭时间回去,床上都收拾干净了..”
“真的啊!”
“嗯嗯..”
“那以后再产区就不好玩了,真是的,早知道那天就去了..”
“去,哎哟喂,你可不知道,那天去的人只有三个,吃的东西叫老鸭汤,除了锅里的哪一丁点鸭肉配菜,桌面上一样都没有,就连喝酒,都是提六瓶又送回两瓶的,说什么等会拿,弄的好尴尬,三个人都静静地吃东西,不喝酒..”
“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没去..”
“嗨,他舍友去的,昨天在食堂吐槽,我刚好也在,听到的..”
“啧啧..”吸一口气
“差点忘了他的本性,你看他的装束,一个星期就翻来覆去的三套,上那么久的班,钱都不知道花那了”
“你们可不知道,他喜欢去风月场所,那天我和高山看到的,不过,他那么瘦,身体受的了吗?”又是笑语几声
“不说了,干活去....”

 四
慕容从头到尾都在听他们谈论,却始终没有弄清楚缘由,这天,慕容提到点滴,引起一窝蜂,原来,梁静文家里很窘迫,但他又喜欢吹牛,总是说他爸妈是干嘛干嘛的,每个月还给他四五千的生活费,怕他在外面过的不好,可是,他穿的衣服,从头到尾都只是那几件。刚开始,他们刚来的时候,梁静文就很大方的说请他们吃饭,可每次都说有事,好不容易得他请吃饭,五个人吃烤鱼,喝酒,也就三四百,结账的时候,他的钱包里只有五十块钱,问老板可不可以刷银行卡,老板说可以,他一下就不动了,没办法,大家出钱结的账。情人节那天,梁静文可出风采了,当着几百号人的面追思语的闺蜜,说了很多霸气又情味十足的话,不知道的人以为是真情告白,知道的人真不想说什么,刚追完人家,虽然没有答应,但不也至于把人家说的那么不堪,(在红灯区,这种样子的女人,一百块一个)刚好,被上厕所的思语听到,恼羞成怒,还差点动手了。上班的时候,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安静的,唯独他那里在自娱自乐的唱歌,还说黄色笑话,带着旁边的人吹牛,还时不时调戏一下几位姑娘,组长都打了很多次招呼,可一点用都没有。正因为他爱吹牛,装阔,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再加上他的长相,可谓是绝配,全身上下瘦的像跟柴,风大一点感觉都会被吹走,瓜子脸,眼睛往里凹,鼻子有些塌方,参差不齐的老黄牙,经常穿灰色短袖,灰色裤子,一双拖鞋游走天下,二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像三四十的人,关键是,说话还很屌,连主任都被他屌过...

 五
梁静文走了,谈论他的次数从偶尔到经常提起,的的确确,产区变得安静很多,大家都只是低着头做事,后来,和梁静文一批进来的人,也走了,而这里,还留有一个梁静文的人生,待他未来拾起,只是后来,慕容路过上海,恰好遇见梁静文,他还是一样,喜欢吹嘘着自己,装阔,慕容没有打扰,只是在想,结局早已注定,到底是自我的迷失,还是社会的阴霾...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