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过旧相识

发布时间:2017-01-08 11:00 编辑:屋檐下

  一盏青灯,泪染衣襟,半句诗词,一份清愁。
  
  ——题记
  
  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稍稍抬了抬手,一纸清浅的文字随着墨迹悄悄的渲染着,这番情景不尽然我感到几分舒畅,倒是有几分滚滚红尘偷得半日闲的感觉了。
  
  袅袅茶香,淡淡墨迹,似乎镌刻在了时光的画卷,我悄悄的闭上眸子,思绪静静的,似乎飘到了那时光的深处,那份词下的时光——一位女子凭窗而立,她素袍青襟,万缕青丝随意地挽了挽,清澈的眸子怔怔的望着远方,眉目间却是化不开的忧愁……一一阵风来,卷起了一地的落叶纷飞,乱了一方情眸,也乱了一段流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双唇轻启,清冷的声音中含着一份淡淡的悲凉,她拂起帘子,临窗而坐,沉默地看着窗外悲凉的景象,一阵凉风吹过,残留的梧桐树叶沙沙作响,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似有若无的下,她抬手,将窗掩了一半,不经心的一瞥,却看见几只未来的及飞走的大雁,她想,应该是被落下的吧,人何不又像它们呢,好在他们也有个伴,但愿能找到一个栖息之地,想着,边点起了蜡烛,素手执笔,轻沾墨砚,洁白的纸上立刻便渲染出了一行娟秀的文字,“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刚刚收笔,一滴清泪变滑落眼角,墨迹未干的纸上,被泪水浸染的字迹渐渐模糊,她忙回神,轻轻擦拭了下眼角,接着继续写着,“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笔尖颤抖了一下,一滴墨悄悄地在素白的纸上滴落,一双清眸,却满是化不开的愁思……
  
  那份愁亦是穿过了漫长的时光,悄悄诉说着,蓦地,我一回神,茶香袅袅中,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掩窗而坐的女子,和她那眉间化不去的愁思……
  
  qq:2031348204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