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

发布时间:2017-01-03 12:20 编辑:屋檐下

  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

  文/杨熹文

  01

  一个23岁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给我留言,每个字都能听得到委屈:

  “姐姐,我在一家公司做文员,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做得特别用心,特别努力,可还是得不到同事和领导的认可,大家总是排挤我。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听别人说,社会上什么人都有,坏人特别多,现在总算见识到了。姐姐,你刚毕业那时候也是这样吗?”

  如果没有人提醒,我差点没发觉毕业已多时,成年人世界太狡猾,稍有不慎就有让人荒废生命的风险。

  从出国到今天的四年里,我也曾有曾经满腹委屈伤心流泪的时刻,就如同这个对人性失望的小姑娘,觉得天底下尽是落井下石的人。

  可是对比着自己与很多人的从前与现在,发觉每一个人的生命在这四年里,都因着自己的努力发生了或多或少的改变,我也同样悟出了这样的道理:

  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

  我的朋友小鸥四年前刚刚成为办公室新人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在通讯软件上联络我,说的话大致都一样,无外乎是在事业的最开始受了挫。

  她说:“我每天最早去办公室,打扫好卫生浇好花等着同事来,有时还给元老级的同事备好一杯热咖啡,可是恭恭敬敬端过去的时候,人家看都不看我一眼哩。”

  又或者,“我同经理一起加班到八点半,饿得头昏眼花两脚发麻,还要去赶公交车,可经理连问也不问我要不要坐顺风车。”

  更崩溃的是,她说起唯一一个不用早起加班的周末,办公室比她大两岁的姑娘,命令一般通知她去公司,等到她手忙脚乱地到了公司,那姑娘把厚厚一沓资料丢给她,连礼貌和客气都省略得干净:“哎,你帮我把这个做了吧,我家有事,要赶着走。”

  四年后,她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在公司以各种理由把绝大多数女员工辞退后,她是留下的不多的女性员工之一。

  办公室新人每天为她备好一杯茶,满眼都是笑:“姐,你看这个文件怎么做?”有时留下来加班,有男同事献殷勤:“小鸥,我送你回家啊!”她轻轻笑:“哦,不用了。”一转眼钻进白亮的轿车,潇潇洒洒地开走了。

  周末时她依旧偶尔去加班,却只是为自己的团队和业绩,没有人再敢把厚厚的一摞资料丢在她桌角,人人都向往着成为她。

  02

  一个网上结识的朋友阿兰,四年前毕业时追随男朋友去他的家乡城市,整整半年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在家中看肥皂剧吃薯片偶尔投投简历,整日穿着睡衣抱紧iPad过主妇的生活,不自知已经胖到了巅峰状态。

  这安逸让她忽略了男友嫌弃的眼神,直到有一天他向她坦白,自己已经有了另一人,这男人换上一副冷漠的表情,限她一周时间搬出去。她所有的财产不过一只行李箱,剩下的一切之前都依附着男朋友。

  阿兰哭着挽回这段感情,在这段晴天霹雳里,几度差点哭到晕死过去,可是男朋友嫌弃地冷眼看着她,他那新女友也已经大大方方地走进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呦,这还赖着呢啊?!”

  阿兰站在陌生城市的街角,人来人往,多么热闹的大都市,竟没有一个温暖的地方可以接纳她。

  四年后,她在这个城市已经扎了深深的根,把分手后的全部时间,都投入到职业生涯里,终于发现工作比爱情来得可靠。

  她没有了看肥皂剧的时间,只肯把时间用于健身房和游泳池,身材好得不亚于瑜伽教练,令同学聚会上的朋友惊讶得认不出。

  当年的男朋友也数次来找她,热切地说着挽回的话,她只是告诉他:“对不起,我已不是当年那个不能没有你的人。”

  她已经和多金又帅气的海归男友订了婚,无暇去顾及那段营养不良的旧恋情。

  03

  四年前我办理出国手续,一副学生的青涩模样,穿梭于各个公证处,在拥挤的人群中,低声下气地求着一个又一个人。

  总算出了国,生活也没有让我轻松过,我以一个典型无依无靠的中国人着陆的姿态,半悬空地过日子。

  我没有绿卡,为攒学费在华人开的中餐馆打工,主动为自己的人工费打了半折,抬头就撞见老移民的傲慢和冷漠。

  我没有钱,吃泡面住最廉价的房子,不舍得坐公交车,一个人下狠心走夜路,连遮带掩也盖不住自己的贫穷,只听见“这么辛苦还出什么国啊”的尖利声音,却连个施舍分毫拥抱的人都找不到。

  我没有一技之长,像浮萍一般没有依靠,每个晚上担忧着明天,这生活中每一件意外发生的事,都如惊雷一般破坏着我的生活,那些歪瓜裂枣有几个臭钱的男人,在我身后等着买青春。

  四年后我终于在国外扎根,结束半悬空的漂流生活,一个人跑到陌生的城市创业,穿梭于政府部门和搜寻新生意的路上,做自己的老板、工人与会计,邮件里塞满老移民的问候与咨询。

  我住在房车里,闲时写字旅行,消受当地人七十岁之后才敢拥有的人生。那些歪瓜裂枣有几个臭钱的男人退后一步,假装高雅地谈着诗,我昂起头的那一刻,他们知道无法用金钱来收买我的青春了。

  记得和朋友讨论过出国最初曾经受过的委屈,朋友感慨地说:“其实我们也该知足了,幸亏生而为人,这如果是在动物界,就我们两只小绵羊,早就被吃了!”

  我心生感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到哪里都适用,在我们残酷的社会里,一个人单靠直觉就知道最弱者在哪儿。

  04

  我曾经质疑过人性的残酷,却发现这质疑是如此无力,那些年遇见无数坏人,他们给我多少委屈,多少眼泪,令我下无数遍“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的决心,却也让我看清楚,努力是唯一解脱的方式。

  这生活每达成一个新的高度,仿若身边就减少一个坏人: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得以留在异国生活,那些说着“真见不得明明留不下来还死撑着不走”的人不见了。

  赚了钱,那些天天说着“呦,都这么不容易了还不找男朋友啊”,这些人也不见了。

  换了好的居住环境,那些说着“这么便宜的房租你还要天天洗澡”的人也不见了……

  生活用最残酷也最真实的方式告诉我,坏人很多,是因为自己很弱,他们一眼看穿了我的窘迫。这窘迫出卖了我的弱小,它被放大、被利用、被娱乐,掩盖住人性所有的闪光点。

  这也让我懂得,一个人,唯有强大,才有选择的权利,才有被重视的资格,才会做出最有力、最有尊严的反击。否则无论你逃离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都会发现那里的坏人特别多。

  这生活中有那么多我们看起来春风得意的人,我们常常以为这是幸运,可没有人知道他们用四年还是十年来打磨弱小的自己,变成如今这光彩的一个人。

  就像没有人问小鸥四年里熬多少夜准备一份份资料,也没有人知道阿兰什么时候把别人用来玩乐的时间放进了健身房……

  我们唯一能看到的是,她们身边的人似乎特别友善平和,这世界对她们来说没有苦难、没有艰难,只有温柔与浪漫。

  我想了很久该如何回复这个23岁正失落着的小姑娘,最后还是删掉了之前写下的长篇大论,只留下这样一句话:“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

  这几个字缺乏温情,看起来冰冷,却是生存的至大道理。

  生活中还有更多的残酷,需要一个人亲自去理解,而我相信,这个初入社会的23岁小姑娘,总有一天,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会让那些曾经的坏人,越来越友善。

  作者简介:杨熹文,野路数的奋斗少女。泡面里吃出了梦想,二手车里开出了信念。新书《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热销中。欢迎关注新浪微博@杨熹文,微信公众号@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neversaynever30)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